【美丽日报2020年2月14日讯】警察把长棒插进六旬付淑英的下体;王云洁的乳房被电击数小时,以致完全溃烂;警察手持电棍往秦洪芹的阴道里插,还用烟头烧她的乳头;一人电击梁秀兰的阴道,一人同时电击她的乳头⋯⋯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转化」(逼其放弃修炼)的目的,极尽邪恶之能事对女性法轮功学员进行性迫害,使她们身心遭到极大的摧残。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性迫害的卑劣手段、惨烈程度及其严重后果。此篇揭露中共对女性法轮功学员进行性虐待的种种罪恶。

接上文: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3)变态摧残

六旬老人下体被刷子捅烂

辽宁省大连市石河镇70岁的法轮功学员付淑英,在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绑架、关押,经历了各种酷刑迫害,包括性折磨,以致老人后来瘫痪在床。

2002年中国新年过后,大连教养院警察强迫付淑英放弃修炼,当时近60岁的她被恶人把手脚伸展开捆绑起来。被警察指使的犯人将很长的棒子插入她的阴道,导致阴部严重的感染,还被刷子捅烂。

酷刑演示:鞋刷捅刷下身。(明慧网)

乳房被电击溃烂

王云洁,辽宁省法轮功学员,2003年初,被马三家劳教所警察用两根高压电棒同时电击乳房数小时,致使整个乳房完全溃烂。

第二天,她们还强行把王云洁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腿、头紧紧绑在一起成球状,再用手铐将双手反铐从身后吊起来,长达七个小时。从那以后,王云洁就再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

王云洁被电棒电击致使乳房溃烂。(明慧网)

看她活不了多久,2003年11月,马三家匆忙要家人接她回家。回家后,她因身体严重受损,乳房溃烂越来越严重,于2006年7月,含冤去世。

辽宁女监的性虐待

大连法轮功学员刘俊鹭,于2013年7月27日结束了12年冤狱,出狱回家。在辽宁女子监狱,她遭性虐待。

「有一天把我衣服扒光,弄到淋浴室,把脚用绳子绑上,搭到淋浴头上把我一条腿吊起,头朝下,被半吊著,一盆盆凉水浇我,开着窗户,摆弄我的乳房及下身,说著低级下流的话⋯⋯ 」刘俊鹭诉说。

1998年中秋节,王洪斌和刘俊鹭(后排)在家乡举行了婚礼。(明慧网)

男警奸污两位相当于其母亲年龄的女性

2005年11月25日,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和韩玉芝被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遭非法审讯、毒打。次日下午,派出所警察何雪健连续强奸了相当于其母亲年龄的这两位法轮功女学员。

刘季芝被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有外伤。(明慧网)

丑闻传出,举世震惊。迫于国际社会的谴责和联合国特别专员的质询,2005年12月11日,何雪健被拘留,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疯狂变态的女警

明慧网2018年3月22日报导: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静,40岁,未婚,在黑龙江女子监狱九监区遭受以所谓「组长」黄丽艳为首的一群人的毒打,长达三个月之久。这些犯人为了减刑,必须完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所要求的「转化率」。

她们对未婚女子陈静极尽肮脏下流的手段进行毒打,并且24小时不让其睡觉。她因不屈服,被拖到一个小屋子里专门打耳光等。见达不到目的,她们就野蛮地将陈静的衣服撕掉、背心和短裤……

疯狂变态的黄丽艳还狠命地掐陈静的乳头,看着被折磨得痛苦不堪的陈静仍不「转化」,就将从她身上扒下的裤头塞到她的嘴里,命令人拿着凳子坐在陈静赤裸裸的身上。

陈静大学时代的照片。(明慧网)

她俩遭乡干羞辱

山东沂南县大王庄乡法轮功学员杜永兰、秦洪芹,因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回来后,被劫持在乡党委办公室。

乡干部为了羞辱杜永兰,逼她脱光衣服。王现永和李永宝一人拽着她一只胳膊,薄存起一只手死死抓住她一个乳房,另一只手拿电棍狠狠往她身上电,电得她直打滚,痛苦难言。

秦洪芹的两手被反铐,被迫坐地上伸直腿。李永宝站在她大腿根上,向下踹,打得她不能动。

恶徒们取下她手上的手铐,把她架起来。王现永背后紧紧揽着她,双手抓住她的两个乳房攥了一阵子;将她的上身强行扒光,一人架着她一只胳膊,王现永用手耳光式的来回搧她的乳房。

戏弄够了,将她架到沙发上坐下,一人拽住她一只胳膊,王现永用烟头烧她的乳头;接着将她的裤子、裤头一块扒光,两个人拽其胳膊,另外两个人向外搬她的大腿,王现永手持电棍往她的阴道里插。

中共对女性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形式的惨无人道的性虐待。(明慧网)

狱警叫嚣:整死算自杀

2008年5月,河北省迁安市护士、法轮功学员梁秀兰(44岁)再次被警察绑架,遭诬判8年,于5月4日被祕密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

梁秀兰(明慧网)

狱警浦永来在酷刑折磨她时,恶狠狠地说:「整死你算你自杀,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曝光我们更愿意,领导好知道我们干工作了。」

第二天下午,狱警哈福龙带两个人,把梁秀兰带到施刑地方继续折磨。一人拿电棍猛电梁的下身,还电她的阴道、脚心等处;另一人电她的脖子、乳房等处。

梁秀兰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狱警哈福龙则魔鬼般地哈哈大笑。

镇政府官员威胁:叫你养不出孩子来

2000年元月1日,山东招远市大秦家镇法轮功学员张雪凤年仅22岁,被镇政府盛姓和于姓官员绑架到大队办公室。

晚上,盛某一阵棍棒把她打倒在地,然后抓起她的乳房将她拉起,用脚猛踢其下身,边蹂躏边骂:「叫你养不出孩子来……」借张雪凤昏迷不能动弹之际,在其身上一阵乱摸,又往张的嘴里吐了七八口唾沫。

610头目:「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

黑龙江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办公室头目、洗脑班打手付彦春,曾将自己妻子毒打致死,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并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50多万元。

更有甚者,他踢打法轮功女学员的乳房和小腹,还经常闯进法轮功女学员的房间调戏她们,学员被迫害而发出的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付竟当众宣说:「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

女研究生遭强暴 至今下落不明

魏星艳,事发当年28岁,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高压输变电专业硕士研究生。

2003年5月11日,魏星艳被绑架,在重庆沙坪坝区「610」办公室遭非法审讯。

5月13日晚,在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她被警察当着两个女嫌犯的面强奸。

魏星艳绝食抗议,遭灌食迫害,气管和食管严重损伤;5月22日,被紧急送重庆西南医院抢救。

强暴恶行在国际社会曝光后,重庆、涿州「610」为掩盖真相,将白鹤林看守所知情的警察全部被调至永川监狱,将沙坪坝区知情的大部分警察也调离。魏星艳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遭强暴怀孕 精神失常

陈丹霞,福建仙游县法轮功学员,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2004年4月,警察指使社会上的流氓将她绑架,按著头往墙壁上摔,往死里打。她被折磨昏死后,家人被通知将她领回。

回家后,家人发现陈丹霞怀孕了,才知她被打昏后,遭恶人奸污。陈丹霞被迫流产,残酷的迫害使她精神失常。

她一度生活无法自理,需要别人照顾。因其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妹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6年,她来例假时只能由她的弟弟帮忙护理。

她被灌春药 下体大出血

天津市北辰区法轮功学员赵德文(50岁),被关押在板桥女子劳教所。2003年6月2日,她因拒绝「转化」被拉出去单独迫害。

在劳教所警察寇娜、殷厂长的指挥下,王桐焕、王晖、常至玲三名吸毒犯将春药强行给她灌下。

殷厂长说:「我试过这药,很厉害,等半小时后把她的衣服扒光。」半小时后,他们扒光她的衣服。王桐焕将手伸到赵德文的阴道,并过手腕,在里乱抓,导致其下体大出血。她当时痛苦得无以言表。

性摧残

北京朝阳分局第二看守所警察残忍地把法轮功女学员按在地上,在小腹部放一块木板,四个人站到木板上猛踩,将内脏踩坏,甚至血、尿都踩出来。

有的女学员被扒光衣服后绑在十字架上,有的来了例假,血直往下流。

油画:中共酷刑迫害,多人狠踩女性下身。(明慧网)

江苏常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玉琴(45岁),因到北京上访请愿,被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警察掐乳头、针扎乳头、踢下身、膝盖顶阴部、拔阴毛、往阴道里塞纸等。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秀霞(42岁),2003年因建立法轮功真相资料点被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关押,期间被拔阴毛,致阴部肿胀、撒不出尿。

湖北法轮功学员李红(30多岁)在被迫害期间,狱警指使人将她的头蒙在棉被里,猛击她的胸部,并用苍蝇拍抽打她的阴部,造成其下体肿痛。

因拒绝转化,辽宁省辽中县长滩镇法轮功学员王红(39岁)被沈阳市看守所用矿泉水瓶插入阴道内,进行毫无人性的摧残。

深圳福田区看守所狱警李小峥曾与十几名男女警察把二十多名女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全扒光;其中,将一名女学员扒光衣服后,推到仓外去给男犯人观看,侮辱人格。……(完)

资料来源:明慧网

点阅大纪元原文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