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2月26日】武汉肺炎已经导致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近日,先是惊闻有患者还活着就被送到殡仪馆,日前又有出院的武汉阿婆披露她亲眼看到几人未咽气就遭强行打包火化。其实,火化活人对中共来说并不稀奇,惊天罪恶早先曾在海外多次曝光。

一名武汉网友近日在社群贴文提到,医生要他帮忙去抬刚过世的父亲,没想到,他进病房触摸父亲的小腿,发现「还是热的」,他连忙喊了声爸爸,而他父亲此时竟睁眼像是想要说话。

医生见状大为惊骇,立刻呵斥要他出去,并将他父亲全身剥光装到尸袋中,连他要求给父亲穿上衣服都不许,同时院方要他马上打电话给殡仪馆,一小时内车就来了,死亡证明也已开好。这时,一个32岁的年轻病人被推了进来,接他父亲原来的床位。

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很难查证,而消息曝光没几天,就有武汉市民在视频中披露她因新冠肺炎住院期间,多次目睹人还未死就被装袋送走火化。

武汉病人直击:重症病人被装进尸袋

2月24日,网上流传一段视频,一武汉大妈感染武汉肺炎入院后痊愈,她亲眼看到医院发生数起将未咽气活人直接装入尸袋送去火化。大妈说,「有个70岁的老头,没断气就被装进袋子,头还在动,包几层拖走了!我见过好几个,真是寒心!」

实际上,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长达二十多年的迫害中,已经发生过很多这样的事例:人还活着就被送去火化。

张正刚一家人

1、抢人火化

张正刚原是江苏省淮安市工商银行职工,曾致信江苏省淮阴市委书记,陈述法轮大法教人向善的真相,同时致信中共高层头目重申对法轮大法的认识,希望他们正确对待法轮功,2000年3月2日,张正刚被警察绑架到淮安看守所。他惨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陷入昏迷,被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做了开颅手术。术后,张正刚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3月30日晚约6点30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但仍处于昏迷状态。其妻及其母闻讯赶到医院,但整个医疗方案、病历和用药情况,不许亲属了解,整个病房全被公安人员监控。

公安人员诓骗张正刚的亲属到另外房间谈话。同时,几名恶警强令医生拔掉张正刚的氧气和挂水,并给张正刚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数个警察一拥而上,强行推开其他人,将还有微弱心跳和呼吸的张正刚抢走,直接送去火葬场火化。张正刚就这样被冤杀,年仅36岁。

2、「我父亲没死,胸口还是热的」

2009年1月28日,重庆江津市地税局退休干部江锡清,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警察打昏后,以「心肌梗塞」为由宣布死亡。江锡清的儿女及女婿江宏、江洪斌、江平、江莉、张大明、陈启强等人,闻讯后赶到殡仪馆。

江锡清(中)生前和妻子罗泽会及儿女合影,后排左起:江宏,江洪斌,江莉,江平。(图:明慧网)

在殡仪馆打开冰柜,将江锡清拉出来时,江宏一看父亲,就用手去摸父亲的脸,发现人中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警察们顿时目瞪口呆,相互张望不语。江洪斌听到后赶到冰柜前,把托父亲的铁板拉出一半,摸摸胸口发现也是热的,也呼叫道:「我父亲没死,胸口还是热的,若死了七个多小时,在冰柜里冻这么久不可能还是热的,你们来摸摸吧!」

劳教所的警察们惊醒过来,试图把江锡清推进冰柜里关门。女儿们不让,发生争执。孩子们合力将父亲拉出冰柜放在地上,大叫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

江锡清的小女儿江平摸著爸爸的胸口喊打110,一个便衣警察说:「没用,公安人员就在这里。」江莉用手机打110报警,110接电话后问清情况说十分钟到。江洪斌也打110,通话后对方问在甚么地方,答: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分局仪容仪表殡仪馆检查站;报警内容:「我父亲没死,为甚么放在冰柜里冻著,我要呼叫110,快来人吧!」对方讲:「喊他们不要冻了。」

可是,在场的公安人员仍然强行把江锡清的身体推进冰柜,并强行架著江宏、江平、江莉、张大明等人,把他们推出冰库大门。后来劳教所在家人拒绝签字、人还活着的情况下将人火化掉。

参阅:「我爸还是热的,怎能掏空内脏?」多位幸存者披露中共惊天罪恶

程学善

3、还会睁眼的父亲被再次推进冰柜

2005年4月5日上午,黑龙江省同江市金川乡金川村农民程学善,在抚远县浓桥乡被恶警绑架。4月12日家属接到通知说程学善「死于心肌梗塞」。程学善的妻子和长子一行人赶赴抚远。在太平间,当时程学善被放在冰柜里,只给露了上半身。

程学善的长子在《回忆我的父亲》一文中写道:「父亲脑袋仰壳悬著,闭着眼睛,躺在冰柜里,鼻子左侧皮肤破裂。我用右胳膊把父亲脑袋抱起来,刚抱起脑袋来,父亲双眼慢慢睁开一半,又合上了。我们看到了,我说爹没死,爹没死啊!……不到两分钟时间,我们就被拖开,他们拉走了程学善,不让看啦!我挣扎着不走,要陪父亲。四五个恶警把我拖走,送到旅馆。当时要打开冰柜,检查身体都不可能。」

4、「已经到了火葬场,烧掉算了」

2004年8月18日,湖南郴州嘉禾县石桥镇石塘村年仅二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雷井雄,被长沙天心公安分局绑架。当天下午4点警察对他进行酷刑折磨,到晚上把他打昏死过去,公安人员就将他送到火葬场。

将要火化时,一个女警发现雷井雄轻微地动了一下,就说:「他还没有死,不能火化。」在场的几个男警察说:「人都这样子了,已经到了火葬场,烧掉算了。」女警说:「人还未死,不能烧。将来追查责任,谁负责?」雷井雄被送到长沙市中心医院抢救,捡回了一条性命。

雷井雄

5、殡仪馆操作人员的良知救了她一命

遭受迫害的刘伟珊

刘伟珊原是湖北省襄樊汉江机械厂子弟学校教师,曾教过英语、化学、音乐、地理、历史等学科,多次被评为厂级先进及「省工办」先进个人,在学校师生中拥有较高的声望。

2002年10月13日,刘伟珊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006年1月,她被秘密拉到襄阳市航宇系统364航空医院,进行所谓「治疗」,瘫痪在床,肌肉萎缩。

2011年8月,刘伟珊被转移送往新建的医院大楼继续迫害。在这期间,湖北襄阳市「610」人员及三六四航空医院党委书记樊智勇,指示把心脏还在跳动的刘伟珊拉往殡仪馆。当准备火化时,殡仪馆当班的操作人员检查发现,人还活着,心脏还在跳动,拒绝火化。在这种情况下,刘伟珊才又被拉回到三六四医院。

6、强行摘走器官,遗体大量流血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2016年4月19日晚在家遭警察绑架,4月30日家属被告知,年仅四十五岁、健康乐观的高一喜「猝死」。

4月30日上午,牡丹江市公安局伙同高一喜原住地的穆棱市公安局、穆棱林业公安局多个警察将高一喜的哥哥带到殡仪馆,让他看完遗体就解剖。

在解剖室,高一喜的哥哥看到弟弟全身赤裸,双眼睁著,身上有明显伤痕。他心疼的用手慢慢抚上弟弟睁著的眼睛,吃惊的发现高一喜的眼角处有泪痕,湿乎乎的。

高一喜

家属拒绝签字,牡丹江市检察院驻第二看守所检察室主任田瑞生称,他们已商量决定,不管家属同意不同意,都「必须」、「马上」解剖!

晚七点多,高一喜被强行解剖完毕,大脑、小脑、心脏、左右肺、肝脏、胆、脾脏、左右肾均被取走,只留下一具空壳。身体被缝合后移到美容室,化妆时,有大量鲜血流出,用了两条毛巾仍渗到枕头上,血量之大让家属震惊不已,怀疑解剖时人还活着!

更令人震惊的是,牡丹江市「610」科长朱家滨在「追查国际」组织电话调查时,亲口说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将器官「卖了」、「来钱快」,朱家滨还说,他不把高一喜当人看,把他屠戮了。(报告正文

下为追查国际2016年6月21日17点22分对朱家滨的电话调查录音:

结语

人还活着就被火化,这实在是善良人难以承受的事实。

中共夺权后,在和平年代,已经造成至少8000万中国同胞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特别是对法轮佛法长达二十多年的迫害中,犯下滔天罪恶,甚至发生活摘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大纪元《九评》编辑部出版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还揭示,中共在迫害信仰「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种种罪恶中,一个更加令人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罪恶是把五百名活人直接投进炼钢炉。《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说,

「目前世人还无法估量中共这场迫害世人良知的罪恶运动给人类造成了怎样的巨大损失。如果将来某一天,有人出来揭发,江泽民曾经利用军警把五百名法轮功修炼者集体投入某钢厂的钢炉,让他们被钢水活活烧死,大家会惊讶吗?不用惊讶,以江泽民邪恶至极的本性,干出这种罪恶滔天、人神共愤的事,只有人想像不出的,而没有它做不到的。」

面对这样的邪恶,人们必须做出选择,脱离中共,才能有美好的未来。

图文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