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4月03日讯】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开过饭店,开过酒吧,在经营过程中结交了一些各路朋友,也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习惯,甚至是恶习。早在2014年,我迷上了赌博,结识了一些赌友,不分日夜地赌。为了不睡觉提精神,我开始吸毒麻醉自己,整日在醉生梦死中混日子。

2015年3月初,我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经常发高烧。当初并没有在意,也没去医院治疗,就自己到药店买了一些退烧药吃。结果一个星期也没退烧,半个月后不得不每天到医院输液、吃药,仍无好转,并有加重的趋势,连续39度高烧不退。3月24日去医院检查,医生让我验血。验血结果出来后,医生让我去传染病医院医治。我有些紧张,便问医生我得的是什么病,医生说到专科医院去确诊。

我不敢怠慢,当天下午就到了传染病医院,确诊是「艾滋病」,当天晚上就被安排住进了重症病房。

那时病情已经非常严重,肺部已经长满了水泡,高烧不退,胸口像有巨石压住一样,呼吸非常困难,进气少,出气多,医生给我上了呼吸机。那时我的肺部只有20%呼吸功能,用了很多药都不见好转,我处于半迷糊状态。主治医生连续发了三次病危通知书。

一天下午,我的一位少年时代的好友来看望我。他是修炼法轮功的。他就在我耳边叮嘱,让我默唸「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把一个很精致的、长方形卡片式的护身符用胶布绑在我的手掌心里。数小时之后,我的迷糊状态似乎有些好转,家人便告诉我是我的少年时的朋友某某来看望我了,指着我的手告诉我他给了我一张护身符,并一再叮嘱我要诚心敬意的唸:「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回忆起少年时这位朋友对我的许多好处,于是我就默唸,「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学唸了几遍后我能睡些觉了,初尝到唸「法轮大法好」的甜头。第三天晚上我就虔诚的唸出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夜就睡的很好。

2019年5月12日,香港法轮功学员举行集会游行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游行队伍途经尖沙咀广东道,大批游客和市民夹道观看。(李逸/大纪元)

夜里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不少穿着一身白衣服的人围着我,认真的在我身上轻轻的按摩,我觉的很舒服,舒服的我都想笑。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就从梦中醒来。这时我感觉自己能呼吸了,头脑明显清楚多了。早上,医生来查房,看到我的状态特别奇怪,疑惑的问我:「今天精神怎么这么好?谁给你吃什么药了?」我眨眨眼睛回答:「没有什么人给我药吃,吃的都是你开的药。」

就这样我的病情一天天好转。我的那位少年朋友又来看过我一次。这次他跟我说:那是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在另外空间把你的病灶给除掉了。我很感激他,把我的疑惑都和他说了。他都一一给我解答,并说了为何唸「九字真言」会这么神奇、超常,还讲了两个不治之症的患者诚心敬意的唸「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很快恢复健康的故事,一再嘱咐我照此去做。

我当然会认真的去做啦!不到一个星期,医生就把我从重症监护房转到重症室大通房,呼吸机也换成鼻塞呼吸了,再后来连鼻塞呼吸都不用了。一位护士对我说,「和你的病情差不多的、前后进重症病房的一共六个患者,其中五个人都相继离开人世了,就你命大,治好了!」

五天之后,我又从重症室大通房转到普通病房。负责普通病房的医生都感到特别的惊奇,说像我这种肺部起满了水泡,堵满了肺气管,用X光照整个肺全白的重症患者,十个有十个走不出医院。

其他的病友说我命大,遇到神仙了。我说,「是的,我真的是遇到神仙了!」

那时我就是每天诚心敬意的唸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可虔诚了。

在普通病房治疗了一个星期我就出院了。在此期间,我也给一个同病房的青年男子讲了我诚心敬意唸的九字真言这件事情,并把我的护身符给了他。他也照我说的做了。那个青年不久也治愈出院了,直到现在,他的身体一切都正常。

从我发病到现在已经五年过去了,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好。

今年2月中旬,我遇见了那位少年时的好朋友,我说,「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好。」他说:「你可不要这样说,要感谢的是法轮大法的师父李洪志大师!我们都受李洪志师父的慈悲保护。师父慈悲无限啊!」

我问他现在在忙什么,他思考了片刻,认真的对我说:你看看现在中共把武汉肺炎病毒搞的到处肆虐,我们这座城市不也被封了,路被堵了,小区与小区之间都不能走动,出门要登记、戴口罩、量体温什么的,人心惶惶。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去救人,去告诉大家法轮大法真相,让有缘的人诚心敬意的唸「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

我问,「我能为你做什么吗?」他欣喜的说,「你也可以讲啊,用你当年怎么样诚心敬意的唸九字真言把不治之症唸好了的事实讲给人听啊。现身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有多好啊!」

以上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与分享。

——转载自明慧网,略有加工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