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5月23日讯】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我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她说:我学法轮功明白了,人要修炼就要修炼正法。我以前练了很多功,因为练的不是正法,所以,越练病越多,最后肌肉萎缩,瘫痪在床几年。我遭了无数的罪,天天病痛和药伴随我,活的生不如死。

我听说法轮功师父给真心想按真、善、忍修炼的人清理身体,不要钱。我就参加了法轮功在合肥的第一期讲法传功班,前面几天我没想修炼,我就想瘫痪好,可我还是瘫痪。

最后一堂课,师父说(不是原话):真、善、忍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正法修炼,你真想按真、善、忍法轮大法专一修炼,我给你清理身体,净化身体,你想治病,你可到医院去治病,你可以退钱,你们报名的钱,是主办单位收的场地费,我不要你一分钱,法轮功义务免费教功!

我听明白了,师父是往高层次带人,给真正想专一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清理身体,达到无病状态,才能炼功。按「真、善、忍」去做,才能祛病,才能长功。于是我真心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专一修炼法轮功的人,我真心动了这一念之后,我的全身动了一下,我感激的眼泪哗哗流下来了,控制不住,我明白的一面知道,师父的法身给我清理了身体。我记得这时,师父说(不是原话):刚才有人真心想专一修炼法轮功,想按真、善、忍大法修炼,返本归真。我给你们清理了身体,我帮你们把病清理了,现在大家站起来,我帮你们把体内的业力从身体里打出体外,你才能够修炼,我叫你跺左脚,你就跺左脚,叫你跺右脚你就跺右脚……

我不知怎的就站了起来,抬起脚跟师父口令跺下去。左脚抬起跺下,右脚抬起跺下,我当时就是感激的哭。就这样,瘫痪的我,瞬间好了,我站起来了,我能动了,我能抬腿跺脚了,我没病了。我身边的其他学员也感激的说着他们也没病了。有的人看到师父的法身;有的人看到师父打出的法轮给学员调整身体;有的看不到、却感到法轮在转;有的感到很强的能量……我感激的只知道哭。学习班结束,师父没要大家一分钱就走了,我连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人都走光了,天天背瘫痪的我来参加学习班的人没来接我。我想起师父教我们修心性,重德,工作人员要下班,我别影响人家,我得离开。我想我是学法轮功的,我没事。我刚才站起来了,还抬腿跺脚了,该来接我的人没来接我,这正是我修炼提高心性的机会。我要自己走出去,如果我跌倒了,我谢谢师父把要我命的难分成小块让我还,那样我的难就小了。我越想越开心,我就这样回想着师父讲的法理,走出了会场,打了出租车。

我家在四楼,我就这样自己走回家。我敲开家门,全家人,包括请来伺候我的人,都惊讶极了,激动的哭了,都给法轮功师父法像磕头。

后来,邻里、单位同事、朋友都知道了,都为我高兴。你看原来瘫痪的我现在行动自如,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听了她的神奇故事,我告诉她,我也想学法轮功,她说:「我知道师父明年四月会再来合肥办班,师父让准备四、五千人的会场,我参加的第一个班才一百多人,法轮功好,传的很快,会有很多人来学,你要早报名,不然报不上。」

一九九四年七月一日学员在大连码头欢迎李洪志大师。(图:明慧网)

就这样,我从一九九四年四月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参加了合肥、郑州、济南、哈尔滨、延吉、广州六个法轮功讲法传功班和郑州报告会。

1、合肥班

一九九四年四月,我交了二十元报名费,参加合肥法轮功学习班。当时给了我一张有我的照片,盖有法轮图形及「李洪志」大印的法轮功学员证。当时接待报名的人说:报名费是举办单位要的场地费,法轮功师父还希望举办单位收费再低些。我知道其它什么功,一场近两个小时的报告会,最低票二百元。法轮功师父坚持义务讲法传功,九天班,加一天解答问题,每天讲两个多小时。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五日,我带着学员证,以无比尊敬的心情第一次聆听了师父讲法。我感到了法轮大法无比的慈悲、庄严、神圣!

在学习班上,大家都静静的听法,没有人说话。大家的心灵被真、善、忍净化,道德在提升。很多人坐地上,把座位让给别人,人们脸上露出了祥和,眼里流露着善良。在学习班上,师父鼓励大家精进实修。师父给来修炼法轮功的人清理身体,开天目。我的天目开了,经常看到透明和彩色旋转的法轮。我身边的人,有的说看见飞转的法轮了;有的说看见师父庄严慈悲的金光灿灿的法身;有的说看见师父身后的山水,楼台亭阁……我感受到一种无比慈悲、纯正、祥和的很强的能量场。

师父不仅给来修炼法轮功的人去病,还让大家站起来,让大家跺左脚、跺右脚,给大家清理身体,把人体内的业力打出去,达到奶白体状态后能够修炼。体弱多病的我和大家一样,真真切切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师父还让大家伸出手,感受一下法轮的旋转。我真真切切的感到法轮时时在转,我走路总是轻飘飘的。我学法轮功没两天,一天炼完功回家躺在床上,连人带被子都飘了起来……

在学习班上,我亲眼看到一个用担架抬来的瘫痪病人,对师父诉说想要专一修炼法轮功,请求师父救她。师父慈悲的对她说:你站起来呀!她一开始没悟过来,还躺在担架上,旁边的学员说;师父叫你站起来,还不快站起来。她一下反应过来了,「腾」的站起来了,在讲台上跑,给大家看。她感激的哭着对在场的四、五千人说:大家看啊,我站起来了,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师父!在场的四、五千人无不被师父的慈悲感动的流泪,不息的掌声久久回荡著……

学习班结束时,我望着伟大慈悲的师父想:我一定真修大法,修得正果。我从人群中走近师父,问师父怎么攥拳是「空拳」,师父攥空拳给我看,耐心的教我。大家和师父在一起,感到无比的幸福,问这、问那,师父一一给解答。我问师父,我能否和师父握手?师父伸出有力温暖的大手与我握手,一点架子也没有。有学员请师父签字,我也尊敬的请师父给我的《法轮功》经书签字,师父给我们一一签了字。之后,我们分组与师父合影。

我想起师父说(不是原话):你得法了,还有人没得法呢,你宣传不宣传这个法,你维护不维护这个法,你洪扬不洪扬这个法,将来同化不同化这个法,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我认识到,这些是真修大法人应该做的。学法轮大法后,我告诉很多亲友,法轮大法师父好,师父正。师父传的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

2、郑州班

我想继续聆听师父讲法。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我带着女儿、丈夫和婆婆参加了郑州风雨体育馆法轮功报告会和传授班。

师父来了,给在场的人讲法。过了一会儿,忽听窗外狂风大作,窗户被刮的乒乓作响。师父看了一下四周,让人把窗户关上,继续讲法。不一会儿,场内停电了,师父看了一下四周,电来了,师父继续讲法。没过一会儿,只见外面非常昏暗,场内灯灭了,场内暗的很难看清身边人的脸。体育场房顶扑扑咚咚的响,使人很难听清师父讲法。窗外下起了大冰雹,狂风带着冰雹砸的体育场房顶扑咚咚像打鼓,房顶像要塌了一样。狂风夹带着一些冰雹从窗外飞射进来,有几颗鸡蛋大的冰雹砸在孩子奶奶身上。很多人知道魔在捣乱,担心体育馆塌了,不安的动起来。

这时师父讲了一段法(不是原话),大意是说释迦牟尼佛当年传法的时候,魔来捣乱,刮起一股邪风吹灭了油灯,真修听法的人没有一个受干扰的,静静的听法,直到另一个弟子把油灯点亮。

我和很多老学员一起静静的打坐不动,我们身边的人也渐渐静了下来。不一会儿,听到一片掌声,我睁开双眼,冰雹已化为乌有,只见绚丽的阳光照亮了窗外的墙,亮丽的墙把体育场内也映的光亮起来。只见师父往空中一抓,转身手一拧,往矿泉水瓶里一打,盖上了盖子……电通了,灯亮了,人们在陆续坐下。师父坐在桌子上打手印,打完手印,师父继续讲法。后来师父讲法改在不远处的新体育场。

一天上课前,体育场工作人员对我们说:「法轮功真好,教你们按『真、善、忍』修炼,做讲道德的好人。你们师父真好,马上就上课了,还没吃午饭呢。你们师父一直义务帮我们修理、调理场内设施。我们这儿的工作人员,因不是上班时间,都走了,就你们师父一直在默默义务帮我们干到现在。我们这儿的工作人员还没来呢,这么热,你们师父连午饭都没吃上,这就要上课了……你们师父不图名、不记报,你们师父真好,法轮功真好。听说你们师父叫你们义务传功,不收费,这么好,真的?我们也想学法轮功……」

郑州班结束时师父在礼堂讲台与弟子握手道别。(图:明慧网)

学习班结束时,大家给师父献锦旗和鲜花。师父慈悲的告诉大家真修、精进(不是原话)。之后,师父慈悲的与各地学员合影。

3、济南班

郑州班结束后,因为我知道法轮大法是往高层次上带人的正法,是真正的佛法、真经,所以我就继续参加了六月二十一至二十八日济南皇亭体育馆法轮功学习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师父在济南第二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整个济南体育馆座无虚席,有四千多人参加。

我遇到了几位郑州来的学员​​,他们说郑州十几天前下冰雹那天,魔鬼刮起狂风,掀翻屋顶,拔起大树,连带冰雹打死打伤人畜,毁坏稻谷庄稼,造成很大的灾难。他们村河里的鱼都漫到路上,他们捡起的鱼吃一个星期都没吃完。他们都听说了,魔头跟城里办班传正法度人的气功大师斗法。那个传正法的气功大师把魔头给灭了,为咱老百姓除了大祸害。他们打听到这位气功大师传的是功德无量的正法、高德大法,还义务教功,他们也想学后义务教给他们亲友。后来打听到传正法的是法轮功师父,他们找到济南,来学法轮功。

参加济南法轮功学习班的人也是四千多人。大部份学员都很快的提高了心性,出现了很多拾金不昧的好人好事。一天,我躺在床上,像做梦一样看着空中很多旋转的法轮,忽然一个法轮飞向我,打的我牙齿「当」的一声,从此我的牙齿平平整整。

济南学习班结束后,师父再一次与安徽学员合影。

我从济南回到家,我二姐一口气听完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学会了打坐。一天,她兴奋的对我说:她有一天打坐入静,师父把她的天目打开了。她看见从宇宙中由远而近的飞旋著的很多金光灿灿的法轮,一个法轮飞向她,越来越大,从法轮里飞出金光闪闪的真、善、忍三个字。她看的非常清楚、真切。她说看见了另外空间真的存在天国,百姓说的阴间也存在,那是不同的空间。

我和老学员自发自愿的建立义务教功点,告诉更多的人师父的法轮功传授班的时间地点,告诉他们不要错过​​聆听师父讲法传功的好机会。

1994年6月,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济南第二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整个体育馆座无虚席 有4000多人参加。(图:明慧网)

4、哈尔滨班

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我来到哈尔滨飞驰冰球馆聆听师父讲法传功。我在哈尔滨参加班时,因为我一直把自己当作真正修炼的人,不断的提高心性,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我身体的感受也越来越强,我时时刻刻的都感到我在法轮里,法轮不停的旋转。学习班结束时,慈悲的师父不辞劳苦的与学员合影。

5、延吉班

我从哈尔滨接着到延吉参加了八月二十日至八月二十七日延吉延边体育馆法轮功学习班。当时我出现消业症状,我高兴又坚定的认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保护,我又在消业和长功呢,这是我提高心性机会。我想着师父讲的法(不是原话)「好坏出自一念」[1]我想我没事!

6、广州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洪志大师在广州体育馆举办中国最后一次开班讲法。(图:明慧网)

延吉学习班结束回家后,我就告诉更多的人参加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在广州体育馆举办的传授班。虽然我每月工资收入十五元至三十元,但这阻挡不了我去广州听最后一次师父在国内讲法。我买来三十个馒头,打算一天吃不超过三个馒头,喝公用免费自来水。我又藉来够住宿的钱,来到广州。

参加班的人很多,一个会场装不下,很多人没有入场券。我把我的入场券捐给了法轮功研究会在场的工作人员同修,由他们统一安排,我打算在门外听师父讲法。后来我们场外没有进到场内的学员被安排在另一个厅,休息时,师父专门来这个厅看望大家。

学习班结束后,我听同修给我讲了一个感人的故事:一位身无分文农村学员来参加法轮功学习班。因为没钱,他每天喝自来水充饥,睡车站、马路。同修找到他,告诉他是师父让他们帮助他,并转告他,他瘫痪在床的妻子没事了。他明白了,我们想什么,师父都知道。

学习班结束后回到家,他看到妻子皮肤白里透红,正在干活呢。妻子见他回来了,激动的告诉他,她也一直想着法轮功教人学真、善、忍做好人,也想学法轮功,可自己动不了。他去学法轮功走后没两天,他妻子像做梦一样看见自家屋里屋外到处都是金光闪闪、五彩缤纷旋转的法轮,有的法轮在他妻子身上转来转去,他妻子热的不行,掀开被子,想起身下床,就下床了,而且行动自如。医院都治不好的病就这样好了!

他村子附近的很多人都知道了法轮功的神奇和美好,很多人都找来学炼法轮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