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0月3日讯】李京生5岁那年,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动脉血与静脉血混流,稍微活动就会喘不上气,嘴唇、脸发紫。

他从小就受到特殊照顾,免上体育课,也不敢与小朋友玩耍,怕身体出意外。医生说手术太危险,并且告知,这样的病人一般只能活到十几岁。

李京生聪明好学,多才多艺,只是因为身体不好不能考大学,19岁那年还病危过一次。即便如此,他还是努力学会吉他,成了一名弹唱歌手,艺名reason 瑞子恩。他先后在北京的四所大学教授过吉他,还出版了两本吉他弹奏指南。

生活中的李京生。(明慧网)
李京生编写的两本吉他教程。(明慧网)
李京生编写的两本吉他教程。(明慧网)

1997年2月,32岁的李京生与女友万喻喜结连理。11月在四川成都,他突然咳血住院,医院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

1998年,万喻将他接到了深圳,医生说,他的心肺功能已经不行了,千万不能再劳累,更不能唱歌,只能在家静养,吃好喝好,言下之意就是活一天是一天了」。

就是在那时,李京生遇到了法轮功。

法轮功,也称为法轮大法,19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公开传出后,在中国和世界各国迅速普及。

5月的一天,在一个公园里,李京生遇见一些法轮功学员,借到了一本《转法轮》,一看就被深深吸引住了。他告诉妻子,以前在庙里看的书叫人要做好人,可是看了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而《转法轮》这本书清清楚楚讲了怎样一步一步去做。

由此,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了一星期左右,就开始感觉走路有劲了,药也不用吃了。万喻在他的带动下,也开始学炼。

炼功一个月左右,李京生身体状况明显改善。他和妻子一起在一家四星级酒店的西餐厅驻唱,每晚唱三个半小时,每小时只休息15分钟。他是主唱,又弹又唱非常消耗体力,刚开始时他比较吃力,后来越唱越有劲。

「这对一个被医生判了死刑并被禁止工作的人来讲是多么不可思议,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万喻感叹道,「而且他从一个比较自私的人逐渐变得为别人考虑、越来越无私;因为身体的原因,他以前特别暴躁易怒,修炼了以后,他越来越克制自己,遇到矛盾就向内找,检讨自己。」

他们在酒店里唱了一年,万喻对那段日子记忆犹新。「这一年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快乐的一年。我俩每天早晨五点半到附近公园的炼功点炼功,然后参加集体学法,晚上唱歌,还经常参加洪法、教功,过得快乐、平静、充实,觉得生命充满了意义!」

演出中的李京生和妻子万喻。(明慧网)
演出中的李京生和妻子万喻。(明慧网)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晴空之下,阴云已悄悄压境。

监禁与酷刑

1999年7月,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发起迫害,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捕、投入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中共对他们施以残酷的身心折磨,目的是逼迫他们放弃信仰、消灭意识形态上的「异己」。20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未停止。

2001年6月,李京生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和平请愿,他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们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一名警察从警车上跳下来,狠狠在他的左肋上踹了一脚,之后他被抓走,和家人失去了联系。

李京生被带到警所、派出所,又被关入看守所,在那里,他开始绝食,并坚持炼功;被抓37天后,左胸疼痛不止的他,才能正常左卧睡觉。紧接着,他被关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团河劳教所,家人在几个月后,才得到他被「劳教」的消息。

折磨最严重时,劳教所不让他睡觉,也不给吃饱,一顿只让吃半个馒头。他被几个警察殴打,胳膊差点被撅断,回家之后手腕还疼得不敢使劲。由于坚持不「转化」,在所谓「攻监班」里,他每天连续十几小时被罚坐小马扎,或被绑在床板上不能动弹……

他经常绝食抗议,由于「非常顽固」,本来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延期十个月。中共对待绝食的人,野蛮灌食是惯用手法,明慧网报导中不乏灌食致死的案例。

中共酷刑之野蛮灌食。(明慧网)
中共酷刑之野蛮灌食。(明慧网)

万喻再见到李京生,已是2003年初,「说是他已被所谓『转化』,可以让我去看他」。「见到他非常虚弱,走路都比较费劲,是刚刚绝食了一段时间。听说他绝食了五十多次,是团河绝食次数最多的。因为有人监视,我们无法表达真实的想法,但是我感觉到他非常痛苦。」

身心的痛苦

2003年10月24日,李京生终于回家。他身体开始严重浮肿,生活不能自理,活动一会儿就呼吸困难,面色黑紫;视力、听力也严重下降,大脑经常发蒙,反应迟钝,「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北京很多地方都找不到了。」

万喻写道,「刚回家时,他虚弱得连拿扫帚扫地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躺在床上休息,心情也糟糕到了极点。因为他没有坚持住,在劳教所的折磨迫害下违心地写了『三书』,心里非常自责,痛恨自己。他知道是大法给予第二次年轻的生命」,而他「曾被折磨得一度向罪恶妥协,做了违背良心的事。他太痛苦了

最终,李生鼓起勇气写了「严正声明」,发表在明慧网,声明在劳教所被迫写下的「不修炼保证书」全部作废。

「但是因为长期被非法关押,与社会脱节,长时间单独禁闭不能跟人说话,更加上酷刑折磨,造成他身心的巨大伤害和阴影,他出来后,邪党红色恐怖的无形压力施加在他精神上的痛苦,使他虚弱的身体一直不能很好恢复……」

李京生身体的浮肿越来越严重,行动也越来越不方便。妻子先后陪去过两家医院,都怀疑是肾病综合症,但一家没有床位,另一家要五六千元打底才能住院

过了几天,他觉得实在太难受;等到医院有了空床,2004年12月13日七点多,妻子和朋友约好送他去住院,「见他特别安静,只是嘴微张著,表情有点怪,脸色发青。七点多朋友来了,我们一起叫他起床,叫不醒他,才发现他已经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

参考资料:

万喻,《大法给了他新生 邪恶却夺走他的生命——忆北京吉他歌手李京生》,明慧网,2005年5月31日。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