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0月21日】几近崩溃的她,蹲在劳教所的厕所里,感觉血在往头上涌,人一下子就栽了下去。她觉得自己不会再醒过来了——狱警给她注射的不知是什么药物。

那是2000年的秋天,中共镇压法轮功已有一年。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之前,她已经历过抓捕、审问、轮番毒打、精神病院洗脑……

此刻,半个头掉在污秽中,她四肢红肿,身子一动也动不了,只有肌肉在不自觉的抽搐。意识朦胧中,那些折辱、疼痛、劳役……变得越来越像是一场梦。

来上厕所的犯人发现了她,劳教所用板凳搪了个担架,把她送到医院抢救了三天。

在马三家几个月后,她出现病危症状;怕她死在劳教所,才让她回家。

1

她叫李殿琴,是辽宁沈阳轧钢总厂的助理会计,1977年和一位残疾军人结了婚。丈夫因为在铁道上舍命救人而失去一条腿,结婚后,护理丈夫、抚养孩子,都由她一肩挑。不幸的是,丈夫由腿伤后遗症罹患白血病,于1995年撒手人寰。

祸不单行,两个月后,她被查出晚期肝癌,几次送医院抢救。疼痛中,她的头发几乎被自己拽光,人瘦得剩下了一把骨头。最后一次抢救7天后,她被送回家,来看望的亲友都是哭着离开的。

「回光返照」之际,她叮嘱女儿,「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可以卖掉,如果你叔叔能供你上学,你就学,如果没有钱,就自己去打工吧,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说著,泪珠大颗大颗地往下落。

女儿扑向她,哭喊著,「妈妈,你不能走,爸爸已经走了,如果你也走了,我还活在世上干什么,咱们一起走吧!」抱头痛哭的母女俩,那时体会了什么是肝肠寸断。

安排好后事,趁着她还能走,女儿搀扶她下楼,最后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就在告别人世的最后时刻,生命意外获得了转机!

母女俩走进了铁西滑翔公园。李殿琴看到有一大群人在炼气功,一打听,是法轮功。她停下来站着,感觉身体很舒服,不由自主跟着比划起动作来。

炼功人群中走出一个女孩,向她介绍法轮功。李殿琴说,「我想看法轮功的书」,于是女孩拿出自己包里的《转法轮》,「阿姨,你先拿回去看吧,如果想学再自己买一本。如果不想学,你就把书送回来。」

回家后,李殿琴越看越爱看,不知不觉中读完整本书,明显感觉身体舒服了,心里也敞亮了。「我明白了许许多多以前自己不知道的道理,也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目的。」她投书明慧网时写道。

她突然发现,疼痛消失了,有了食欲,吃什么都香;脸色从暗黄变得红润,可以自己出门散步,浑身有劲儿。

到了第5天,李殿琴感觉自己没有病了,肠子粘连、慢性疲劳等都不翼而飞,「从开始炼法轮功没几天,大病走,小病无,走路一身轻」。

有认识她的人打听,李殿琴还在吗?她早病故了吧?不敢相信她百病全无。亲朋好友见证法轮功的神奇,有很多人也走进了修炼。

「法轮大法不仅救了我的命,也救了这个家。」逃离中国的李殿琴在纽约告诉记者。

2

法轮功,也称为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传出的佛家上乘功法。至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迫害之前,据官方统计,中国大陆的修炼者有7千万至1亿,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7.8%。

李殿琴说,她能绝处逢生,法轮功能这样普及,都是因为「这个功遵循真、善、忍原则,强调重德修炼」,「教我们做好人,做事考虑别人,逐渐变成一个越来越好的人」。

康复后的李殿琴容光焕发。(明慧网)

然而,法轮功的广受欢迎,在中共当局眼里,却成了对其政权及意识形态的威胁。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出于妒忌和恐惧,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一夜之间,电视、广播,报纸杂志,都被狂轰乱炸的造谣抹黑占据。江氏为了「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专门成立了一个法外机构「中央610办公室」,将迫害延伸到单位、学校、街道……乃至社会的每个角落。

和其他修炼者一样,李殿琴一开始以为,政府这样做,是因为不了解法轮功。

次年6月,当辽宁营口京剧团上演诬蔑法轮功的剧目时,李殿琴和其他4位法轮功学员不忍看到小孩子受到毒害而仇视佛法,找到团长讲真相。团长辩说他只是执行命令,随后出去打手机,叫来沈阳10多名警察,把他们绑架到派出所,又转到收容所迫害。

3

此后十年间,做会计的李殿琴「数不清被抓被关了多少次」。

记得第一次被抓后,派出所几个警察轮番猛搧她的耳光,边打边说,「××党不让你炼你还炼!你还不如打砸抢去呢!」

她的脸被抽打变形,两手臂肿胀紫黑,而她就是不松口接受「转化」。「我不害怕,我知道我没做错什么。」她回忆。

凌虐李殿琴的沈阳凌空派出所。(明慧网)

2007至2010这三年,她再次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只是地点从劳教所换成看守所和监狱。

原来当会计师的时候,李殿琴总是将报表整理得井井有条,厂子里的同事都知道她精明能干。而酷刑对她的头部和记忆造成了永久的损害,直到今天,她的头部有时还会不自主的晃动。

有一次被毒打后,她心动过速,双眼凸出,骨关节脱臼,膝部严重肿胀,多年之后,疼痛才消失。

在沈阳看守所,她每天坐在三脚小凳子上做假花,经常从早上7点做到夜里1、2点才能完成定量。原料和包装材料散发出强烈的化学气味,让人透不过气。

刚被带进去时,李殿琴背包里只有几件夏装,她也没钱买狱服。后来,一个好心的犯人送给她长袖衣裤和棉鞋,才得以度过东北的严冬。三年后出来时,衣服已经磨破发黑了。

因为劳动的产量和狱警的奖金挂钩,犯人被当作奴隶,其中许多是法轮功学员。

狱警告诉李殿琴,一个犯人收作奴工,看守所要花3万人民币(约合4,232美元)。「知道吗?你是我们买来的!你以为会让你吃白饭?」

李殿琴严词回答,「我没有违法犯罪,是共产党把我关进来的。」最难过的时候,她就在心里默念「真、善、忍」,让自己坚持下去。

4

为「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看守所不但进行精神洗脑,也想尽办法虐待他们。

李殿琴被要求打扫公共厕所,却不给任何工具。狱警说,「你不是修真善忍吗?看你怎么收拾,你要能收拾干净,我佩服你!」

李殿琴心中没有怨恨,她用双手和鞋子清理了粪便,最后鞋子都弄破了。但她心里是安慰的,这至少能为关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改善一下龌龊难忍的生存环境。

被关押3年间,李殿琴的健康状况一落千丈:眼睛经常布满血丝,双脚一度感染,腹部胀得像孕妇——有一次肚脐还流出黑脓。

她经常晕倒,有时一天多次,身边的犯人都觉得她不会活着出去……

而她也看到身边的同修失去生命。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因为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用胶带封住口鼻,活活窒息而死。

2019年4月20日,李殿琴在纽约参加游行。 (Mimi Nguyen-Ly/The Epoch Times)

5

李殿琴心中存有一念,自己要成为见证人,让世人都知道中共的邪恶没有底线。她在心里说,「有一天我一定要向联合国揭露你们的罪行。」

地狱般的黑暗中,也会透进一缕人性的阳光。在马三家时,她收到过「号长」写给她的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珍惜你拥有的。」

2016年7月,66岁的李殿琴终于逃离了中国。抵达美国两星期后,她站在了中共驻纽约领事馆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进行烛光夜悼。

她希望更多的世人能了解中共迫害信仰的残酷惨烈、共同结束迫害,并且有一天能重返家园。「有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世界会变得更美好。」李殿琴说。

(本文据英文大纪元明慧网报导编译综合。)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