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0月15日讯】2020年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均承诺为非法移民提供政府补贴的医保福利。但华盛顿智库报告发现,如果有资格获得奥巴马医改补贴的非法移民都参加奥巴马医保,每年要给纳税人增加可高达230亿美元的经济负担。

在今年6月27日的民主党辩论中,当被问及谁将为非法移民提供政府补贴的医保福利时,所有10位总统参选人都举起了手。为此,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移民研究中心(CIS)对潜在成本进行了统计,并于10月10日发布了一份报告。

根据现行法律,非法移民不允许加入基于《平价医疗法案》(又称奥巴马医保)的医疗保险体系;同时他们也没有资格获得医疗补助,尽管无论身份如何谁都可以接受急诊治疗。不过,父母是非法移民但在美国出生的孩子有资格享受所有福利。

CIS的数字是按1000万非法人口统计的,估计其中半数人口有资格获得奥巴马医改补贴或医疗补助。

CIS研究总监、也是该报告的撰写人史蒂文·卡马罗塔(Steven Camarota)表示,这个数字相当惊人,约半数非法移民都有医疗保险。许多人要么收入较高,因此得不到补贴,要么很大程度上由雇主投保。

卡马罗塔说,如果(符合条件的)这500万非法移民都参加奥巴马医保,估计每年将耗资226亿美元。但很可能只有不到一半的人会报名,估计年成本为104亿美元。

他进一步分析说:「从另一个角度看,每100万无医保的非法移民参加奥巴马医保并获得补贴,那么纳税人就要为其支付约46亿美元。」

该报告还根据奥巴马医改/医疗补助混合方案估算了成本。如果注册率为100%,每年将花费约196亿美元;如果约有50%注册,每年将花费107亿美元。

卡马罗塔提示说,先不考虑向非法移民提供免费或有补贴的医疗保健会大大增加新的非法移民流入美国的情况这个因素,仅其它国家的低收入者可以免费来到这里并获得医疗保健,也会刺激其他非法移民涌入。

「如果我们为非法移民提供医疗补助,」他说,「那么合法移民更应该得到,那就是数百万人。」

据华盛顿公共政策分析师里奇温(Jason Richwine)分析,美国人和移民接受医疗补助的最大原因是受教育水平低和家庭人口多。据他透露,42%的移民家庭中,至少有一名成员参加了医疗补助计划,相比之下本土家庭只有26%。

民主党候选人渴望为非法移民提供公民身份

2020年总统大选的民主党候选人已经表现出一种渴望,不仅要为非法移民提供政府补贴的医疗保健,还要为他们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

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 )7月24日说:「我们的交易是:美国有1100万无证件的人,我将为他们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

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则表示,她将扩大合法移民的范围,使非法越境合法化,并对非法移民实行大赦。

沃伦在9月29日说:「我们需要为这里的人和将要住在这里的人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我们需要一条途径,不仅为梦想者,也为(他们的)奶奶和孩子们,以及来农场工作的人和签证过期的学生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

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其竞选网站上说,他同样会为非法移民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并「废除残忍和不人道的驱逐计划和拘留中心」。

医疗保健已成纳税人最大负担

曼哈顿研究所(Manhattan Institute)卫生政策高级研究员波普(Chris Pope)表示,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显示,2008年,医疗保健在经过经济状况调查的联邦计划中占52%;到2028年该比例将达到71%。

波普说,在奥巴马医改之前,医疗补助计划主要用于低收入残疾人和低收入家庭,间或用于老年医疗补助。实际上,医疗补助计划并没有为身体健全的适龄劳动人口做那么多,除了少数几个州稍微覆蓋了一些人。

「但《平价医疗法案》改变了这一点。」波普说,「该法案确保了医疗补助计划扩大到身体健全、处于工作年龄的成年人。他们的收入接近联邦贫困线的138%,个人收入约为1.5万美元。对于家庭来说,依家庭规模不同,其收入可能会增至2万、3万或4万美元不等。」

波普强调说:「如今,当你谈论纳税人的负担时,实际上我们谈论的都是医疗保健。」

特约评论员启明表示,「民主党的作法就是拿纳税人的钱去养非法移民。社会主义『杀富济贫』是会吸引穷困人口,但这绝对行不通。在全世界都在摈弃社会主义的今天,民主党为了选票不惜牺牲美国的国家利益。」

责任编辑:松林

分类: 美国新闻